分享到:

美国智囊团探讨加密货币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一个为美国政府机构提供意见的某智囊团正在研究探索比特币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该研究仍处于最早阶段,并由华盛顿特区“制裁和非法融资中心”(Center on Sanctions and Illicit Finance)的分析主管负责,收集国家行为者如何使用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逃避制裁的相关数据。

然而,与禁止比特币的一些煽动性呼吁相反,由“保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Yaya J Fanusie进行的研究正将目光聚焦于区块链如何有助于防止非法活动,而又如何实现等问题。

在CIA同时作为经济和反恐分析师长达七年之久的Fanusie说:
“我们需要就比特币的影响进行更为广泛的讨论,现在太多人对此事都持过度防卫的态度——双方都是如此,我认为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坐在一起,指出它的潜在威胁的同时也要指出它的益处。”
“保卫民主” 基金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成立于2001年,旨在向国会、联邦机构、美国财政部和其他机构成员提供如何防止世界各地恐怖主义的相关建议。

Fanusie于2015年被雇用,当时他刚刚开始研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造成的潜在国家安全隐患。那时的他怀疑大多数未经证实的说法未必是真实的。但当他发现一个知名恐怖组织通过推特来为武器购置筹集资金时,他加强了自己的研究。

上个月,瑞典政府已经成立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将使用比特币等付款方式开始在伊朗进行投资。

通过使用比特币,使得瑞典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对伊朗实行制裁的政策变得更为轻松,初创公司“勇敢新世界投资公司”(Brave New World Investments)正在为规避美国的制裁的合法途径而铺平道路。

即便如此,Fanusie认为其潜在威胁不应该被夸大。他说:
“比特币本身并不能弥补所有已被切断的网点,这也不会变成一个能够将数十亿美元汇入伊朗的严重漏洞。”

平衡的观点

同样地,Fanusie也试图调解人们的担忧,因为最近在媒体上流传着关于比特币被用作“WannaCry”网络勒索攻击的赎金等相关信息,这次攻击中估计有20万名受害者被要求支付比特币以重新获得自己被黑客加密的计算机文件。

Fanusie并未聚焦于比特币可能构成的潜在威胁,而是指出更多的证据表明黑客看重的是比特币作为 “金融当局无法阻止的交易”。

Fanusie说:
“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本身并不是非法的,这只是一种更为先进而且越来越常见的交易方式,为任何寻求替代支付方式的人提供服务。”
他表示,将来网络取证对更传统的在线犯罪行为的调查可能需要“各方协力”,通过区块链进行调查。

Fanusie说:
“我们需要从中吸取的教训是:那些关注非法融资的人需要更多地熟悉这些加密货币,而不是去害怕这种技术,更要在愈发壮大的数字和网络世界中工作。”

区块链与民主

在区块链起步阶段,根据Fanusie的说法,中介变得不那么重要(或根本不需要)的区块链技术是根据“渴求自由的愿望”而开发出来的。“是一种渴望以更为民主的方式进行交易或互动的愿望”。

他也提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了“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反洗钱(AML)的尽职调查,表明了如果使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产品,便可以帮助消除对中介的需求,并同时仍然能够坚持国际性的保护措施。

虽然比特币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例如筹集恐怖主义资金、制裁的规避和重要的基础设施的发展——仍然值得研究,Fanusie还强调需要更多地了解到其中的利益。 他表示供应链中基础设施供应商对区块链的探索不断扩大,以期将区块链作为防止以贸易为基础的洗钱活动的可行办法,其中常有不法分子通过将进口商品的价格增加或降低,以有效地为非法活动发送资金或收取费用。

Fanusie说:
“区块链将会使不法分子贩运武器、毒品或洗钱等行为变得更为困难,那么这些原本用于对付恐怖组织的资金就可以用在其它事情上去了。”

寻求理解

在围绕WannaCry勒索病毒袭击的影响中,已经公开了一些正式的研究。

就在本周,已经公布美国国会正在试图更好地了解加密货币与恐怖主义之间的潜在联系,而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也与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之间建立了新的合作伙伴关系。

至于Fanusie,除了更好地了解如果加密货币使用率在伊朗飙升可能意味着什么以外,他说他想更多地了解加密货币的其他使用模式——例如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和城市,央行如何实施各种区块链解决方案等。

他得出结论: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深思,如果美国在这一领域落后,那将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政策制定者不能理解它,这对国家战略安全利益又意味着什么呢?”

一分钟金融


非流通股股东
非流通股股东是中国股市的特有概念,指“非流通股”的持有人。在中国股市中,非流通股包括国有股和法人股。其中“国有股”包括国家股和国有法人股,“法人股”包括中资发起人股、社会法人股、外资发起人股。非流通股股东是与流通股股东相对称。

分享到: